“大肆审判”是瞎话必根究战犯个人责任

图片 3

原标题:日本甲级战犯都有谁?咋划分的,为啥没强奸犯?

在新中国,所有日本战犯,无论是上了法庭受审的还是没有上法庭而宣布宽大释放的,无一不表示认罪服法。这在世界司法史上无疑是独一无二的。

经过2年7个月的审判,在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二战中的7名甲级战犯判处绞刑。如你所知,他们是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恒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武藤章。但日本战犯绝不止这么多。

在辽宁抚顺的抚顺战犯管理所监区东侧,立着一座汉白玉碑:“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碑”。

日本一些政要为甲级战犯翻案的谬论之一是,“甲级战犯所谓的反和平、反人类罪是占领军随心所欲制造出来的”,即所谓“任意审判”论。这一谬论在日本颇有市场。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甲级战犯“反和平罪”、“反人类罪”,追究他们的个人战争责任,并非无法可依的“任意审判”,这在国际法中早有先例。一战后,根据《凡尔赛和约》第227条的规定,协约国成立了一个由美、英、法、意、日五国组成的特别法庭,追究前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破坏国际道义和条约尊严的战争罪行,但因威廉二世逃亡荷兰,致使审判最终没有实现。此外,1928年的《非战公约》以及《国际法院规约》等中均有相关规定。
作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的基础法律文件,1946年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第5条明确规定了“破坏和平罪”、“战争犯罪”和“违反人道罪”三种战争罪行:“破坏和平罪”,指策划、准备、发动或执行一种经宣战或不经宣战之侵略战争,或违反国际法、条约、协定或保证之战争,或参与上述任何罪行之共同计划或阴谋;“战争犯罪”,指违反战争法规及战争惯例之犯罪行为;“违反人道罪”,指战争发生前或战争进行中之杀害、灭种、奴役、借暴力强迫迁居以及其他不人道行为,或基于政治上或种族上之理由的迫害行为,这种迫害行为是作为完成或共谋归于本法庭管辖的任何罪状时所施行者,至于其是否违反犯罪所在地的国内法,则在所不问。
同样,对德国纳粹的纽伦堡审判中也确立了上述三大战争罪行,有关国际法原则还在1946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及法庭应适用的国际法原则》中予以体现,明确了凡从事构成国际法上的犯罪行为者均应承担国际刑事责任,而且个人责任不得以国家决策或上级命令为由免除。1968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战争罪及危害人类罪不适用法定时效公约》的决议,规定战争罪犯不适用“法定时效”,不论经过多长时间均不能免除其法律责任。因此,时至今日,漏网的纳粹战犯仍在被追捕之列。
二战中,日军在中国犯下了南京大屠杀、强掳劳工、强迫妇女充当军事性奴隶、细菌战、人体实验等战争罪行,对发动这场侵略战争及违反人道主义的战争罪犯不予严惩,则无以告慰惨遭涂炭的数千万亡灵,无以警诫后人,避免战争悲剧再次上演。东京审判与纽伦堡审判的意义就在于:正式确立了个人承担国际刑事责任的国际法原则,即策划、发动侵略战争是违反国际法的犯罪行为,参与战争犯罪者必须承担国际法上的个人战争责任。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发生了一系列否认南京大屠杀、将甲级战犯灵牌移入靖国神社、历史教科书事件、否定东京审判等“怪事”,这股否认历史的逆流对日本的政治走向、对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产生了消极影响。日本要想得到国际社会和周边各国的信任,发挥更大的国际作用,就必须正视历史,对战争罪行进行彻底清算。日本某些人企图为二战战犯“翻案”,践踏人类共同的价值准则,是与和平发展的国际潮流背道而驰的,顽固坚持,必将自食恶果。

1.什么是战犯

图片 1

图片 2

这座汉白玉碑是由曾经关押在此的日本战犯,在释放归国多年后的1988年,共同发起捐建的。碑上雕刻的日中两国文字写道:

战犯,即战争罪犯,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留下的名词。

在辽宁抚顺的抚顺战犯管理所监区东侧,立着一座汉白玉碑:“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碑”。

日本投降后,作为甲级战犯一共有118名犯罪嫌疑人被逮捕,最终28人受审。2年多的审理期间,有2人病死,有1人因为精神病没有被追责,大川周明。最终25人受审,7人死刑,16人终身监禁,2人有期徒刑。

“我们在长达15年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战争中,犯下了烧杀抢的滔天罪行。战败后,被关押在抚顺和太原战犯管理所,在那里受到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和人民‘恨罪不恨人’的人道主义待遇,开始恢复人的良心,没想到根据宽大政策,一名也没有处死,全部释放回国,正当抚顺战犯管理所恢复原貌之际,在这里建碑表示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的诚意,刻下决不允许再发生侵略战争为和平与日中友好的誓言。”

1919年6月的《凡尔赛条约》规定弹劾德国战犯,协约国以德国最高元首威廉二世“违反国际道义,侵犯神圣条约”为由,对其提起公诉。

这座汉白玉碑是由曾经关押在此的日本战犯,在释放归国多年后的1988年,共同发起捐建的。碑上雕刻的日中两国文字写道:

事实上,除了那7个被绞死的人,他们后来都得到了释放,没有一个终身监禁。这中间完全是美国根据政治需要在暗中控制。

昔日的罪犯为自己的罪行立碑忏悔,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

虽然后来协约国没有实现对其审判,但凡尔赛条约开创了一个先例,即:战争就是犯罪,须追究国家元首责任。

“我们在长达15年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战争中,犯下了烧杀抢的滔天罪行。战败后,被关押在抚顺和太原战犯管理所,在那里受到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和人民‘恨罪不恨人’的人道主义待遇,开始恢复人的良心,没想到根据宽大政策,一名也没有处死,全部释放回国,正当抚顺战犯管理所恢复原貌之际,在这里建碑表示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的诚意,刻下决不允许再发生侵略战争为和平与日中友好的誓言。”

图片 3

从1950年7月到1964年6月,中国改造日本战犯14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以前人从未有过的博大胸怀,实践毛泽东关于“人是可以改造的”这一名言,给战犯们“以由坏人变好人的教育”,终于使上千名日本战犯中的绝大多数人弃恶从善,可谓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壮举。

二战《波茨坦公告》第十条也规定,“对于战罪人犯……将处以法律之裁判”。

昔日的罪犯为自己的罪行立碑忏悔,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

先说下日本战犯共有多少。据美国东亚历史学者赫伯特·比克斯所著的裕仁传记《真相》,援引《旧金山和约》说,在日本的战争嫌犯共分A、B、C3级,又称甲级、乙级和丙级,他们包括受审的和没有受审的,共892人。

从东京审判到沈阳审判和太原审判

其实,早在1942年,美国副国务卿威尔斯就作出过声明:“美国的主要战争目的就是对战犯处罚”。后来的《莫斯科宣言》《波茨坦宣言》都重申了这个目标。

从1950年7月到1964年6月,中国改造日本战犯14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以前人从未有过的博大胸怀,实践毛泽东关于“人是可以改造的”这一名言,给战犯们“以由坏人变好人的教育”,终于使上千名日本战犯中的绝大多数人弃恶从善,可谓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壮举。

A:甲级战犯:犯有“破坏和平、发动侵略战争”的战犯,主要为掌握决策权力的军队或政府中高层。

二战结束后,依照《波茨坦公告》,战胜国分别对战败国战犯进行了审判,并成立了纽伦堡和东京两大国际军事法庭,对甲级战犯进行审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